16日凌晨,在市中心的銀河王朝酒店門口,一輛正常行駛的出租車遭到奔馳越野車猛烈撞擊,而撞車後,白色奔馳非但沒有停車,反而猛轟油門加速逃離現場。目前,肇事司機王某被確定醉駕,已被刑事拘留。
  猛撞出租 奔馳一溜煙逃了
  7月16日凌晨,的哥黃偉和平常一樣,在蓉城的大街小巷上跑著出租,他沒有想到,自己將面臨一場離奇的車禍。
  凌晨2點54分,黃偉駕駛的車牌號川ATN3××出租車在陽光春天搭載上乘客潘先生,正前往凍青樹街。出租車沿順城大街行駛,剛至銀河王朝酒店門口。伴隨著一聲巨響,車身猛地一晃,從中間車道偏移至左側車道———右側的人行輔道突然衝出一輛車牌號為桂ANR6××的白色奔馳越野車,徑直撞上了出租車右側。
  令黃偉驚訝的是,撞車後,白色奔馳不但沒有停車處理事故,反而突然加速,迅速逃離現場。“快幫我打電話報警。”黃偉一邊驅車緊隨,一邊尋求后座的潘先生幫忙。
  肇事車經西玉龍街、人民中路一路狂奔,在正府街還逆行一段,然後再次駛回順城大街。在銀河王朝大酒店門口,白色奔馳車又猛地調頭,往提督街、太升南路方向駛去。黃偉一路奮力追趕,肇事奔馳車最終在太升南路拐進了一家酒店的停車場。車還未停穩,黃偉立刻衝上前去,車內僅有駕駛員一人,黃偉一把將他從車上拉了下來。“我沒有酒駕,沒有開車!”年輕的奔馳駕駛員王某大吼。隨後民警和交警趕到現場。
  血檢超醉駕2倍 對交警拳腳相加
  奔馳駕駛員王某、的哥黃偉和乘客潘先生被一同帶往太升路派出所調查後,被移交給了市交警四分局事故大隊。經西區醫院抽血檢驗,王某血液中酒精含量達255.6mg/100ml,已超過醉駕標準2倍。“不可能酒駕,因為我找了代駕!”面對檢測報告,王某卻依然不停聲明自己“冤枉”。
  “他母親一齣現,他的情緒突然變得很激動。”黃偉回憶,當一群人抽血完畢正準備離開時,王某的母親樊女士一路小跑趕到了醫院門口,一把摟住王某的脖子,“乖乖,你咋子咯。”而此時的王某仍在大聲叫罵,不停掙扎,一把推開母親,迅速跑到交警身後,對著交警腦袋揮出一拳,交警應聲倒地。緊接著,王某又一腳踢在交警背上。王某的母親樊女士一邊哭喊,一邊賠不是。“對不起,對不起,他平時不是這樣的,不知道是誰把他叫去九眼橋喝酒。”
  被毆交警腦震蕩 肇事車涉嫌套牌
  王某的連番折騰,將大家再次“帶進”茶店子派出所。而受傷交警則被送往金牛區人民醫院接受檢查。
  受傷交警說,自己頭昏昏沉沉的,有些噁心。記者在病房看到,一個碩大的腳印仍留在他的警服上。“他在車上跟我說,你今天不給我面子,不給我機會,我會讓你記住我的。”該交警說,在到醫院之前,王某便曾出言威脅。
  經診斷,受傷交警出現輕微腦震蕩癥狀,需留院觀察。
  經調查,民警發現王某所駕駛的白色奔馳GL450越野車市價160餘萬,但其所懸掛的車牌號桂ANR6××為一輛雷克薩斯轎車所有。因醉酒後駕駛機動車,涉嫌危險駕駛罪,昨日凌晨2時許,王某已被處以刑事拘留。對其涉嫌套牌、事故逃逸、襲警等違法行為,警方還將做進一步調查,後續移交相關單位處理。
  對話當事人
  “車是借的,平時很少喝酒”
  16日下午4點,記者在成都市交警四分局訊問室內見到了王某,身高約170釐米,身著藍色短袖T恤、碎花褲衩。對於酒後所發生的一切,王某仍未回過神。據瞭解,王某今年24歲,大學畢業後工作3年多,從事金融行業工作。
  記者:當天為什麼喝酒?
  王某:當天晚上心情很不好,因為最近工作一直都很不順,就出去喝了點酒。11點過出門,凌晨2點過結束,我最多就喝了一瓶紅酒。
  記者:平時酒量怎麼樣
  王某:平時幾乎就很少喝酒,其實我不愛喝酒,朋友喝酒我都在邊上看著。
  記者:為什麼會跑到太升南路的酒店去?
  王某:我也不曉得,我當時離家很近,在東門上,應該直接回家的。
  記者:車子是哪個的?
  王某:我朋友的,我沒開自己的車,家裡人不曉得我開的車是誰的。車是我從朋友那借來的,剛借了1天,想著過兩天去機場接人,借個大點的車。
  記者:見到母親來的時候,是害怕?
  王某:不是害怕,我就覺得自己從小到大就沒犯過事,其實挺後悔的,當時就是想不過去,才有過激的行為,我真的不是有心的。
  記者:知道接下來將會面臨什麼嗎?
  王某:我知道錯了,我從來都沒有這樣過,我確實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了,但我不是一個不遵守國家法律的人,因為自己的一時疏忽,我真的做錯了,我想改正,但是該要面臨的懲罰就要去面對,因為已經沒有辦法去輓回這些事了。
  何若鴻 成都商報記者 桑田 實習生 範亞男 攝影報道  (原標題:撞車逃逸拳打交警 醉駕小伙被刑拘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裝潢

eb10ebxs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